欢迎来到重庆两江新区弘济综合门诊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重庆两江新区弘济综合门诊部

    地址:重庆市北部新区金通大道500号附504号(轨道交通康庄站旁,康庄美地A区门口)

    电话:17320427585

    微信:m17320427585

    QQ:527379648

    邮箱:527379648@qq.com

             扫一扫加入微信

    自拟滋阴清热汤治疗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的临床疗效观察-内分泌失调临床分析

    自拟滋阴清热汤治疗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的临床疗效观察-内分泌失调临床分析

    * 来源: * 作者: admin * 发表时间: 2020-12-31 9:23:22 * 浏览: 7

    自拟滋阴清热汤治疗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的临床疗效观察

     

    月经不调是妇科常见疾病,具有较高的发病率。近年来,随着社会竞争压力的增加及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月经不调的发病率呈现出逐年上升的趋势,在传统的疾病治疗中主要采用药物治疗[1],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患者的临床症状,但是若长期服用会对患者产生较多的副作用,还有一些患者会出现不耐受的情况,导致疾病治疗效果不好。因此,为了能够改善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患者的脏腑失调状态,应给予患者有效的治疗方法,以此来达到控制患者病情的目的。

     

    从中医角度对月经不调进行分析可知,患者的主要证型为阴虚血热型,患者受素体阴虚、多产房劳失血伤阴、思虑耗伤精血等影响导致阴虚生内热,热扰冲任,冲任不固血不循经。因此,在中医治疗中要以调节患者的经血为主要目的,需给予患者清热滋阴、止血凉血药物来改善患者的冲任不调之证。

     

    本研究选取2018年8月~2019年7月本院收治的108例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探究在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治疗中应用自拟滋阴清热汤治疗的临床效果及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8年8月~2019年7月本院收治的108例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每组54例。对照组年龄20~42岁,平均年龄(32.2±4.1)岁;病程4个月~4年,平均病程(2.3±1.2)年。观察组年龄21~43岁,平均年龄(31.2±4.0)岁;病程5个月~5年,平均病程(2.4±1.4)年。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1.2.1 对照组

     

    患者给予常规治疗,给予十四味羚牛角丸(西藏甘露藏药股份有限公司,国药准字Z20023193)治疗,2次/d,5丸/次,治疗1个月为1个疗程,需连续服用2个疗程。

     

    1.2.2 观察组

     

    患者给予自拟滋阴清热汤治疗,方剂为:煅龙骨、熟地各20g,炙憋甲、阿胶、山萸肉、白芍、知母、牛膝、茯苓、黄柏、黄连、丹皮各10g,黄芩8g,莲子心5g,以水煎服,1剂/d,2次/d,治疗10d为1个疗程,应连续服用6个疗程。

     

    1.3 观察指标及判定指标

     

    比较两组生活质量评分、治疗效果以及血清VEGF、空腹股静脉EGF水平。采用中华生存质量量表(ChQOL)对两组患者的生活质量进行评定,总分为100分,评分越高,代表患者的生活质量越好。疗效判定标准:显效:患者的经量、经色、月经周期完全恢复正常,未出现明显的贫血及不良反应;有效:患者的经量、经色、月经周期明显改善,贫血症状得到了显著的纠正;无效:患者的经量、经色、月经周期未改善或加重,仍然存在贫血及不良反应。总有效率=(显效+有效)/总例数×100%。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0.0统计学软件处理数据。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治疗前后生活质量评分比较

     

    治疗前,对照组生活质量评分为(76.75±11.02)分,与观察组的(75.34±10.25)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观察组生活质量评分(86.45±7.63)分高于对照组的(83.45±7.25)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2 两组患者治疗前后血清VEGF、空腹股静脉EGF水平比较

     

    对照组治疗前血清VEGF水平为(104.25±10.63)pg/ml,治疗后为(110.25±8.06)pg/ml;治疗前空腹股静脉EGF水平为(195.24±15.68)pg/ml,治疗后为(213.52±15.85)pg/ml。观察组治疗前VEGF水平为(103.46±11.35)pg/ml,治疗后为(114.36±8.25)pg/ml;治疗前空腹股静脉EGF水平为(196.17±16.35)pg/ml,治疗后为(220.34±15.21)pg/ml。治疗前,两组血清VEGF、空腹股静脉EGF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观察组血清VEGF、空腹股静脉EGF水平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3 两组患者治疗效果比较

     

    对照组治疗显效20例,有效26例,无效8例,总有效率为85.19%。观察组显效35例,有效18例,无效1例,总有效率为98.15%。观察组治疗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3 讨论

     

    月经不调作为女性中的一种常见疾病,属于一种高发的妇科疾病,患者的临床症状主要表现为经量、经色、经期出现不规律情况。从西医的角度对月经不调进行分析可知,机体受内外因素影响较大,导致患者的下丘脑-垂体-卵巢性腺轴的调节出现功能性紊乱,子宫内膜出现修复延迟及不规则等情况[2],进而引发疾病的产生。在疾病临床治疗中,在对患者的月经周期进行调节时,主要采用雌孕激素调节方法。

     

    从中医的角度对月经不调进行分析可知,改善脏腑失调为疾病治疗的主要目的,在疾病治疗期间,应将治本作为重点内容,以降低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率,在月经不调临床治疗中需要将调节患者的生理功能作为重点治疗内容,中医治疗方法所取得的临床治疗效果明显优于西医治疗方法[3]。

     

    中医理论认为,月经不调由外感六淫及七情所伤所致,患者会出现血海空虚、肾精不足、脾胃亏虚等症状。另外,月经失调中阴虚血热证为疾病治疗中的主要证型,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由患者受阴血耗损、气随血泻、阴血流失及热伤冲任等影响所致[4]。因此,在月经不调治疗中,需要将滋阴清热及止血凉血作为治疗的主要目的。

     

    自拟滋阴清热汤治疗方法为月经不调中医中的一种有效治疗方法,其中,煅龙骨具有生肌敛疮、敛汗涩精功效;熟地具有益精填髓、滋阴补血功效[5];炙憋甲具有软坚散结、滋阴潜阳功效;阿胶具有润燥止血、补血滋阴功效;山萸肉具有涩精固脱、补益肝肾功效;白芍具有养血调经、平肝止痛功效;知母具有生津润燥、清热泻火功效;牛膝具有逐瘀通经、补益肝肾功效;茯苓具有宁心安神、健脾利水功效;黄柏具有泻火解毒、清热燥湿功效;黄连具有解热除烦、降火燥湿功效[6];丹皮具有活血化瘀、清热凉血功效;黄芩具有泻火解毒、清热燥湿功效;莲子心具有涩精止血、清心安神功效。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在治疗中可从虚、热、寒、实方面出发,对患者的机体阴阳进行综合调理,给予患者自拟滋阴清热汤治疗,能够取得滋阴清热、健脾止血的功效,确保患者脏腑的平衡[7]。

     

    有相关医学专家提出,促血管生成因子主要包括血清VEGF、EGF,与子宫内膜中的微环境之间存在密切的关系,对加速创面的快速修复,促进子宫内膜血管的再生具有良好的效果[8]。本研究结果显示,治疗后,观察组血清VEGF、空腹股静脉EGF水平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在月经不调患者治疗中应用自拟滋阴清热汤治疗,对修复患者的子宫内膜,改善患宫内膜微环境作用显著。之所以能够取得良好的治疗效果,是因为白芍具有养血调经、熟地具有改善子宫内膜微环境的功效,加速了细胞因子的分泌及生成,使患者的血液循环得到了有效改善。

     

    治疗后,观察组生活质量评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在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患者治疗中给予患者自拟滋阴清热汤治疗能够将药剂的凉血止血功效发挥出来,减少了机体的出血量,对缩短月经出血时间,加速子宫内膜修复,减少失血量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方剂中添加了莲子心和茯苓,因为莲子心具有清心安神的功效,茯苓具有宁心安神的功效,在缓解患者的心境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有助于改善患者的焦躁心理,确保患者的身心健康。观察组治疗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在月经不调治疗中给予患者自拟滋阴清热汤治疗,相较于常规治疗方法,能够达到养血补精的目的,对改善患者的阴虚之证具有重要作用。同时,还具有止血清热功效,能够达到降火调经目的,对患者的血热之症起到了明显的缓解效果。

     

    中医治疗方法相较于西医治疗方法,重在治本,更有助于调节患者的生理功能,大多数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患者在疾病治疗中更加倾向于选择中医治疗方法。

     

    综上所述,在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患者治疗中应用自拟滋阴清热汤治疗有助于改善患者子宫内膜中的微环境,提高临床疗效及生活质量,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张君,王楠,宫美丽.加味两地汤治疗阴虚血热型月经失调的疗效观察

    [J].中外女性健康研究,2019,25(6):99-100.

    [2]张艳丽.滋阴清热法治疗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临床研究

    [J].河南中医,2017,37(1):135-136.

    [3]银空雁.滋阴清热法治疗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临床观察

    [J].山西中医,2015,31(2):42,46.

    [4]段守锋.滋阴清热法治疗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74例临床分析

    [J].中医临床研究,2014,6(14):99-100.

    [5]张春依.滋阴清热法治疗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效果观察

    [J].中国乡村医药,2012,19(16):43.

    [6]孙丽岩.滋阴清热法治疗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36例临床分析

    [J].山东医药,2011,51(33):76-77.

    [7]张善扬.滋阴清热法治疗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

    [J].中国伤残医学,2015,24(12):82-83.

    [8]吕应慧.滋阴清热法治疗阴虚血热型月经不调80例临床分析

    [J].内蒙古中医药,2015(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