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重庆两江新区弘济综合门诊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重庆两江新区弘济综合门诊部

    地址:重庆市北部新区金通大道500号附504号(轨道交通康庄站旁,康庄美地A区门口)

    电话:17320427585

    微信:m17320427585

    QQ:527379648

    邮箱:527379648@qq.com

             扫一扫加入微信

    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青少年中重度痤疮疗效分析-内分泌失调临床分析

    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青少年中重度痤疮疗效分析-内分泌失调临床分析

    * 来源: * 作者: admin * 发表时间: 2020-12-31 9:19:36 * 浏览: 5

    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青少年中重度痤疮疗效分析

     

    寻常性痤疮是临床常见的毛囊皮脂腺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好发于青少年。目前其发病机制尚未完全阐明,已有的研究认为与痤疮丙酸杆菌感染、雄激素升高、毛囊皮脂腺导管角化及局部免疫炎症反应等因素有关,高脂、辛辣饮食、不良情绪、熬夜、药物等是其刺激因素[1]。

     

    中重度痤疮可引起炎性丘疹、脓疱、囊肿、结节,严重影响面部美观及其身心健康。西医治疗以维A酸类、抗生素及物理治疗等为主,但疗效欠佳,长期用药还存在耐药、不良反应等问题[2]。

     

    近年来,中医药在中重度痤疮中的治疗作用已逐步受到临床关注,中医学称之为“粉刺”,多因过食辛辣、肥甘厚味,导致热毒阻滞经络、痰热瘀结,复受风邪,熏蒸面部而致,治则以清热解毒、活血化瘀为法[3]。丹芷祛痘中药外敷具有清热活血、化瘀祛湿之功效。五味消毒饮出自《医宗金鉴》,具有清热凉血、解毒消疮之功效[4]。

     

    本研究旨在探讨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青少年中重度痤疮的疗效,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资料和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笔者医院2016年12月-2018年4月收治的100例中重度痤疮患者的临床资料进行分析,随机分为两组。对照组:50例,其中男38例,女12例,年龄13~16岁,平均(13.02±2.02)岁;观察组:50例,男40例,女10例,年龄14~18岁,平均(12.96±2.31)岁。纳入标准:①符合《皮肤病学与性病学》[5]及《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6]中的相关诊断标准;②符合Ⅱ~Ⅳ度痤疮;③年龄13~18岁;④近1个月内未使用过抗生素或激素类药物者;⑤近半月内未使用过其他治疗痤疮的外用药者。排除标准:①对本研究药物过敏者;②轻度痤疮患者;③药物性痤疮、化学物质所致的职业性痤疮;④瘢痕体质者;⑤合并恶性肿瘤者;⑥合并严重心、肝、肾脏器功能不全者;⑦合并精神异常者。两组患者性别构成比、年龄比较,具有可比性(P>0.05)。

     

    1.2方法:

     

    对照组:采用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药物组成包括丹皮、丹参、白芷、皂角刺、薄荷、芦荟、海藻、茯苓、桑白皮,各等分研磨成细粉后混匀,每晚洗脸后取丹芷祛痘中药粉以薏苡仁汁拌成糊状,均匀涂抹于皮损部位,外贴薄油纸,外敷30min后以清水洗净;观察组:采用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方法同对照组,五味消毒饮方用金银花15g、野菊花6g、蒲公英6g、紫花地丁6g、天葵子6g。上药每日1剂,加水煎煮两次,合并煎液200ml,早晚分服。两组均连续用药8周。

     

    1.3检测方法:

     

    分别于治疗前、治疗后8周抽取患者空腹外周静脉血,以转速3500r/min、离心半径8cm、离心时间10min分离血清,检测血清P物质、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睾酮(T)、硫酸脱氢表雄酮(DHEAS)水平。检测方法:酶联免疫吸附法;检测仪器:美国伯腾公司ELX800多功能酶标仪;试剂盒生产厂家:深圳晶美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1.4观察指标及标准:

     

    观察两组患者治疗情况比较,治疗前后性激素、P物质、TNF-α水平及痤疮综合评分系统(GAGS)、痤疮患者特异性生活质量量表(Acne-QOL)评分比较。根据《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7]中的指导标准进行疗效评判:痊愈:皮损完全消退;显效:皮损消退>70%;有效:皮损消退30%~70%;无效:皮损消退<30%。采用GAGS评分对患者面颈部皮损情况进行评价,分数越高表示皮损越严重。采用Acne-QOL评分对患者的生活质量进行评价,包括自我感知、情感功能、痤疮症状、社会功能,分数越高表示生活质量越好。

     

    1.5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20.0处理,GAGS评分等计量指标采用(x¯±s)描述,组间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疗效比较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患者治疗情况比较:

     

    观察组痊愈20例、显效17例、有效8例,总有效率90.00%;对照组痊愈15例、显效12例、有效10例,总有效率74.00%,两组患者总有效率比较有显著性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2.2两组患者性激素、P物质、TNF-α水平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前性激素、P物质、TNF-α水平组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治疗后T、DHEAS、P物质、TNF-α水平低于对照组(P<0.05)。

     

    2.3两组患者GAGS评分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前GAGS评分组间比较,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治疗后4周、8周时GAGS评分低于对照组(P<0.05)。

     

    2.4两组患者Acne-QOL评分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前Acne-QOL评分组间比较,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观察组Acne-QOL评分高于对照组(P<0.05)。

     

    3讨论

     

    青少年中重度痤疮可引起炎性丘疹、脓疱、囊肿、结节等皮损,还可能遗留凹陷性瘢痕,严重影响面部美观,可影响其人际交往,降低自信心。西医治疗多以调节内分泌、注意面部清洁、抗感染、抗雄激素及抗炎等治疗为主[8]。但在实际工作中发现,西药内服或外敷均不能达到满意的效果,长期用药不良反应大,停药后易复发或加重[9]。越来越多的患者倾向于接受中医治疗痤疮,中医学理论认为痤疮多为肺经风热型,其病机在邪,与湿热毒壅、痰凝血瘀有关,在表病于皮肤脉络。治则以清热解毒、活血化瘀为法[10]。

     

    丹芷祛痘中药利用中药细粉的干涩之性吸附皮脂,丹皮、丹参可活血化瘀、美白亮肌;皂角刺消肿托毒、排脓杀虫;芦荟、薄荷凉肤润肤、清热解毒;桑白皮、白芷、茯苓、薏苡仁可淡斑消印、排脓生肌。局部外敷使药力直达病所,对粉刺具有一定的治疗效果[11]。五味消毒饮方出自《医宗金鉴》,为清热剂之代表,方中以金银花、野菊花共为君药,功擅清热解毒、散结消肿,尤善清热毒所致之气分热结。蒲公英、紫花地丁共为臣药,均是临床治疗疮痈疔毒之要药,善清血分热结。天葵子为佐使药,入三焦而清三焦之火。诸药合用,共奏清热解毒之功效[12]。

     

    本研究中采用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者总有效率高于单用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者。这一结果提示,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青少年中重度痤疮疗效显著,可更好地促进皮损消退。GAGS评分结果也证实,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青少年中重度痤疮更有利于减轻面颈部皮损程度。这是由于五味消毒饮中的金银花、蒲公英、紫花地丁水提物可减少面部皮脂分泌,金银花可增强机体网状内皮系统的吞噬功能,增加机体对病原体感染的抵抗作用[13-15]。雄激素分泌过度、局部炎症反应是引起痤疮的主要病因之一,体内甾体激素转化过程异常导致孕激素转化为雄激素,引起T、DHEAS水平升高[16]。P物质是一种生物活性肽,在神经细胞、免疫系统发挥信号传递作用,可诱导单核细胞、巨噬细胞、肥大细胞激活,释放炎症因子而引起皮肤免疫炎症反应[17]。痤疮丙酸杆菌感染后可通过toll样受体诱导巨噬细胞释放TNF-α,参与痤疮的炎症过程,还可激活中性粒细胞产生过氧化物而引起组织氧化损伤[18]。本研究中采用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者治疗后,T、DHEAS、P物质、TNF-α水平低于单用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者。

     

    这一结果提示,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青少年中重度痤疮可更好地调节内分泌、减轻炎症反应,这可能是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痤疮的作用机制之一。这可能是由于丹皮酚可抑制氧自由基产生,皮肤中沉积色素还原、退色,同时具有消炎、消肿、止痛、抗过敏、抗病毒等作用,抑制P物质合成。清热解毒类中药金银花、野菊花、蒲公英、紫花地丁、天葵子等可影响垂体-睾丸、垂体-卵巢代谢轴器官病变造成的雄激素过度分泌。

     

    本研究还发现,采用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者治疗后Acne-QOL评分高于单用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者。这一结果提示,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青少年中重度痤疮可更好地改善其生活质量。综上所述,五味消毒饮联合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青少年中重度痤疮疗效显著,降低性激素水平,改善患者皮损情况及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

    [1]张莉,胡志帮.痤疮炎症的发生机制研究进展

    [J].山东医药,2018,58(34):110-112.

    [2]燕群,董心亚.异维A酸胶囊联合丹参酮胶囊治疗中重度痤疮的疗效观察

    [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2016,20(7):752-754.

    [3]贾淑琳,范瑞强,禤国维,等.国医大师禤国维教授滋阴清热法治疗痤疮理论探讨

    [J].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32(3):207-209.

    [4]建军.五味消毒饮加减治疗痤疮30例临床观察

    [J].光明中医,2018,33(5):672-674.

    [5]李若瑜.皮肤病学与性病学

    [M].北京: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2010:155-156.

    [6]郑筱萸.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

    [S].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292-293.

    [7]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

    [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2:93-94.

    [8]郭焕焕,张文学.痤疮发病机制及对青少年的影响

    [J].生物学教学,2017,42(2):4-5.

    [9]郑丹,姚春海.丹参酮与盐酸克林霉素棕榈酸酯治疗60例青少年痤疮患儿临床疗效观察与分析

    [J].中国实用医药,2016,11(14):29-30.

    [10]边风华,杨新伟,徐光耀,等.朱松毅治疗痤疮经验举隅

    [J].中医文献杂志,2016,34(1):43-45.

    [11]罗丽娜,刘利红,苟志莲,等.丹芷祛痘中药外敷治疗青少年肺胃湿热型痤疮临床随机对照研究

    [J].成都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41(2):38-40,67.

    [12]陈刚.化瘀散结汤联合五味消毒饮加减治疗中重度寻常型痤疮40例

    [J].浙江中医杂志,2018,53(7):502.

    [13]谭汶键,吴家民,蔡焕昭,等.刺络拔罐法结合清肺汤治疗肺经风热型痤疮疗效观察

    [J].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35(6):1038-1041.

    [14]李琳婕.清热解毒活血方联合红蓝光照射治疗丘疹脓疱型痤疮的临床观察

    [J].湖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18(5):66-68.

    [15]侯俊芝.清热解毒化痰散结法治疗聚合型痤疮的临床疗效及有效率研究

    [J].皮肤病与性病,2018,40(2):230-232.

    [16]DrnoB,BissonnetteR,GagnhenleyA,etal.

    [J].AmJClinDermatol,2018,19(2):275.

    [17]张育华,黄文晖.雷公藤多苷联合异维A酸治疗囊肿型痤疮患者的疗效及对相关因子的影响

    [J].中国生化药物杂志,2017,37(2):72-74.

    [18]吴文雅.丹参酮联合异维A酸治疗中度寻常型痤疮的临床效果及对患者血清TNF-α、IL-8、IL-6的影响

    [J].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18,3(17):5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