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重庆两江新区弘济综合门诊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重庆两江新区弘济综合门诊部

    地址:重庆市北部新区金通大道500号附504号(轨道交通康庄站旁,康庄美地A区门口)

    电话:17320427585

    微信:m17320427585

    QQ:527379648

    邮箱:527379648@qq.com

             扫一扫加入微信

    甲亢突眼症中医治验甲亢-内分泌失调临床分析

    甲亢突眼症中医治验甲亢-内分泌失调临床分析

    * 来源: * 作者: admin * 发表时间: 2020-12-31 9:14:18 * 浏览: 2

    甲亢突眼症中医治验甲亢

     

    突眼症归入中医瘿病范畴,临床除出现甲状腺肿大,心跳加快,消瘦,手指震颤等甲亢症状和T3、T4等甲状腺功能检验项目异常外,尚出现眼球突出症状。

     

    笔者依照“痰毒瘀郁诸邪,结聚于颈前和眼球周围而致生本病”这一认识体会,运用化痰散结,活血消肿法,应用中药组方治疗甲亢突眼症,取得较好的疗效。现将运用本法治验的典型病例介绍如下,并予讨论。

     

    一、治疗方法

     

    根据甲亢突眼症常表现出肝郁化火,心肝阴虚,痰凝血瘀等证型所具有的众多相应症状的特点,重点抓住致生本病的痰毒瘀郁诸邪与“邪气加诸身,速攻之可也,速去之可也,”《儒门事亲·汗下吐三法该尽治病诠十三》的治则,应用具有化痰散结,活血消肿功效的陈皮、半夏、白僵蚕、穿山甲、牛黄等药制成散剂“消突散”,每次服5克,每日早晚各服一次,开水冲服。

     

    二、典型病例

     

    病例1:女,40岁,2001年2月9日诊。主诉两年前出现消瘦,心跳加快,手指震颤,甲状腺肿大,眼球突出等症状,经市人民医院检查诊断为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后经应用抗甲状腺药及131碘口服治疗,消瘦,心跳加快,手指震颤,甲状腺肿大症状减轻,但眼球突出症状未见好转。现症:面色萎黄,手指震颤,心率108次/分,右叶甲状腺肿大1.4×1.4Cm,质实光滑无压痛,左叶甲状腺肿大1.0×1.0Cm,质软光滑无压痛。自觉眼胀眼球不适,夜晚低枕平卧则眼胀症状加重难眠,需垫30厘米以上高枕才可入睡。左眼球突出度25mm。右眼球突出度23mm。舌质稍暗,舌苔白滑腻,脉沉滑数。症属痰邪壅结,瘀毒内蕴。治宜化痰散结,活血消肿。药用消突散,每次服5克,早晚各服1次。经治疗5天,手指震颤减,心率92次/分,右叶甲状腺肿大0.6×0.6Cm,质软光滑无压痛,左叶甲状腺肿大消失,自觉眼胀眼球不适及夜晚低枕平卧则眼胀加重难眠症状消除。再经按法治疗5天,手指震颤症状消失,心率72次/分,左眼球突出度22mm。右眼球突出度20mm。后再按法治疗5天,右叶甲状腺肿大消失,左眼球突出度19mm。右眼球突出度17mm,余症消失。

     

    病例2:女,39岁,2002年1月2日诊。患者2000年1月因出现多汗,怕热,烦躁,眼睑浮肿等症状,经省某医院检查诊断为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后曾应用他巴唑和丙基硫氧嘧啶治疗,因服药出现皮肤瘙痒等过敏症状,于5月12日用131碘口服治疗,甲亢症状缓解。2001年2月因出现两眼球突出和右眼结膜充血症状,到省某医院门诊治疗。经治疗20天,症状未见好转。后到省中山一院住院治疗,经治疗近20天,眼结膜充血症状消失,但两眼球突出和眼睑浮肿症状未见好转。2001年3月开始应用强的松口服治疗,经治疗半年,眼突症状未见缓解。现症:面色萎黄,左眼结膜充血,眼怕光,流泪泪,两眼球突出,左眼眼球活动受限,左眼胀痛,平卧时左眼胀痛减轻,左侧卧时左眼胀痛加重。眼睛视物呈双影(复视)。左眼球突出度28mm。右眼球突出度25mm。左眼眼压26.7mmHg,右眼眼压23.3mmHg。右叶甲状腺肿大2×2Cm,质软光滑无压痛。舌质淡,舌苔淡黄滑,脉沉细滑。症属痰邪壅结,瘀毒内蕴。治宜化痰散结,活血消肿。药用消突散,每次服5克,早晚各服1次。并应用黄芪20克,白芍20克,赤芍10克,茯苓25克,木贼10克,谷精草15克,密蒙花10克,刺蒺藜10克,蔓荆子10克,蝉衣20克,玄参20克,桔梗10克,炙甘草10克,水煎服,每日一剂。经治疗2天,左眼结膜充血症状消失。继续应用消突散按上法口服治疗,经治疗102天,眼怕光,流泪,左眼球活动受限,左眼胀痛,复视和右叶甲状腺肿大症状全部消失。左眼球突出度24mm,右眼球突出度21mm。左眼眼压23.3mmHg,右眼眼压13mmHg。经再守上法治疗28天,两眼眼压13.3mmHg,左眼球突出度19mm,右眼球突出度17mm。后再按法治疗31天,左眼球突出度17mm,右眼球突出度16mm。

     

    病例3:30岁,2000年11月30日诊。患者1998年因出现怕热,汗多,甲状腺肿大,眼突,血清T3、T4、等含量升高,经市人民医院诊断为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后经服他巴唑等药治疗2年,症状未见好转,现症:面色萎黄,神疲乏力,消瘦,怕热,汗多,烦躁难眠,手指震颤,心率96次/分,左叶甲状腺肿大2×3Cm,右叶甲状腺肿大3×3Cm,质软光滑无压痛。眼胀,视物模糊,两眼球突出,左眼球突出度18mm,右眼球突出度19mm,甲状腺功能检查,T4213.0nmol/L,(54-174nmo/L,括号中为正常参考值,下同),T34.75nmol/L,(1.3-3.4nmol/L),FT430.2pmol/L(9.5-25.5pmol/L),FT313.2pmol/L(2.0-9.5pmol/L),TSH0.13uIU/ml(0.3-5.6UIu/ml),ΥT372.12ng/dl(30.0-50.0ng/dl)。舌质淡暗,苔淡黄腻,脉沉滑数。证属痰气壅结,瘀毒内蕴。治宜化痰散结,活血解毒。药用消突散,每次服5克,早晚各服1次。经治疗32天,甲状腺肿大消失,两眼球突出度16mm,心率80次/分,余症基本好转。后再经治疗39天,手指震颤,烦躁难眠等症状消失,心率76次/分。2001年2月8日,市人民医院甲状腺功能检查恢复正常(T4164.3nmol/L,T33.12nmol/L,FT423.6pmol/L,FT38.97pmol/L,TSH5.24uIU/ml,ΥT348.58ng/dl)。

     

    病例4:曾某,女,29岁,2002年3月29日诊。患者1997年4月因出现汗多,烦躁,消瘦,甲状腺肿大,经市某医院甲状腺功能检查确诊为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后经应用他巴唑等药治疗1年,症状未见明显改善,于1998年10月进行手术治疗,术后出现声音嘶哑。2000年1月出现右眼球突出和甲状腺肿大,经市某医院甲状腺功能检查,诊断为甲亢复发,并一直口服他巴唑等药治疗至今。现症:面色萎黄晦暗,两手指震颤,声音嘶哑,右叶甲状腺肿大2.5×1.5cm,质软光滑无压痛,右侧眼球突出度21mm,左侧眼球突出度18mm,心率86次/分,血压94/68mmHg,甲状腺功能检查在正常值范围,舌质淡,苔白滑,脉沉细数。证属痰邪壅结,瘀毒凝滞。治宜化痰散结,活血消肿。药用消突散,每次服5克,早晚各服1次。经治疗10天,手指微震颤,心率72次/分,右叶甲状腺肿大消失,右侧眼球突出度19mm,左侧眼球突出度17mm。再经治疗12天,右侧眼球突出度18mm,左侧眼球突出度16mm。后再按法治疗18天,右眼球突出度16mm,余症消失。

     

    三、讨论

     

    1、理论认为,甲亢突眼症多数在家庭遗传与生活环境等因素影响下,造成机体细胞免疫及体液免疫等自身免疫系统出现紊乱,导致甲状腺功能亢进和眼球后脂肪增多,成纤维细胞增生,引起眼肌及眼眶内软组织水肿和眼压增高,致使眼球外突。

     

    该理论似和中医学“夫病之一物,非身素之有也,或自外而入,或由内而生,皆邪气也。”(《儒门事亲·汗下吐三法该尽治病诠十三》)的观点较为吻合。

     

    由于六淫、痰饮、瘀血、遗传等致病因素均归属于邪气范畴,因此,机体一旦被相应之邪气所侵并日渐为害,则可致使脏腑升清降浊和疏达气血运行诸功能活动失调,导致痰毒瘀郁诸邪结聚于颈前与眼球周围而形成甲亢突眼症。

     

    本病患者在疾病发展过程中虽然表现出烦热,急躁易怒,口苦,舌质红,心烦少寐、易出汗,倦怠乏力,眼干目眩等肝郁化火,心肝阴虚诸症侯群,但由于这些症候群的出现,是蕴积于体内的痰浊瘀毒之邪为害所致生,因此,参照“见病医病,医家大忌。若见一证,即医一证,必然有失,惟见一证而能求其证之所以然,则本可识矣。”《慎斋遗书》的医理,在本病辨治过程中,紧紧抓住痰毒瘀郁诸邪这一造成机体致生本病的主因进行辨证用药,最终可使诸邪引发诸证迎刃而解。

     

    2、甲亢突眼症所表现出甲状腺肿大,眼球突出等症状和T3、T4腺功能检验项目出现异常常为医者所注视的焦点。应用西医抗甲状腺药和糖皮质激素药治疗本病虽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或抑制病情的发展,但长期缓解率和治愈率较低。笔者治疗本病虽不选用平肝潜阳,益气养阴诸药,但由于所选用的穿山甲、半夏、陈皮、白僵蚕、牛黄等药可通过祛除机体内部致病之邪,使机体恢复可调整自身内外环境的功能,故其不仅可使甲状腺肿大,眼突与甲状腺功能检验异常项目在较短时间内得到消除和恢复正常,而且还可使因肝阳上亢和阴虚诸证所表现出的众多外在症状,随着机体内致病之邪的消亡而自然消失,获得治其内而安其外的预期效果。

     

    3、应用过抗甲状腺药,糖皮质激素药,手术疗法与口服碘131疗无效的甲亢突眼患者,前虽因治不得法致病情加重,出现眼部胀痛、眼球活动受限和复视等症,但后经施用本法针对病因治疗得当,诸症均得到改善和消除,达到治此而愈彼,不治眼而愈眼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