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重庆两江新区弘济综合门诊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重庆两江新区弘济综合门诊部

    地址:重庆市北部新区金通大道500号附504号(轨道交通康庄站旁,康庄美地A区门口)

    电话:17320427585

    微信:m17320427585

    QQ:527379648

    邮箱:527379648@qq.com

             扫一扫加入微信

    加味两地汤治疗月经不调的应用研究-月经不调

    加味两地汤治疗月经不调的应用研究-月经不调

    * 来源: 张 君,陈茱蒿 * 作者: admin * 发表时间: 2021-01-29 13:42:06 * 浏览: 34
    月经失调又被称为经水不及期、经期超前等,指的是患者的月经周期提前了1周~2周。这种月经病以周期异常为主要表现,同时还会伴随月经量的改变,导致经量过多或者过少,若不及时干预,部分患者还可能出现闭经、崩漏等症状,甚至引发流产或不孕叫。近几年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以及工作压力的增大,月经失调在女性人群中十分常见,其所造成的异常出血、月经频发等症状会对患者的生活质量及身心健康造成严重影响2。在本次研究中,将加味两地汤应用于月经失调患者的临床干预中。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1月~12月我院收治的月经失调患者120例,通过区组随机化分为对照组(60例)和治疗组(60例),其中,对照组年龄在23岁~39岁之间,平均为(28.4土5.1)岁。观察组年龄在24岁一39岁之间,平均为(28.3土5.3)岁。两组基线资料均无统计学差异(P>0.05)。
    1.2方法
    入组前,于患者基础体温上升第3日化验肝功、肾功、尿常规、性激素、血常规、凝血四项;行盆腔B超检查。治疗组患者:加味两地汤,中药成分包括:白芍20 g、麦冬15 g、地骨皮15 g、玄参15 g、生地15 g以及阿胶10 g。根据患者病情随症加减:山药30 g、何首乌30 g、枸杞子20 g。若患者手足心热,可在方中加入30 g鳖甲、15 g白薇;若患者口干渴,在方中加入15 g石斛;若患者失眠,可在方中加入30 g夜交藤;若患者腰酸,可在方中加入30 g续断、杜仲。月经干净第3天开始,每日一剂,水煎,早晚分服,连用10日,经期停用。基础体温上升第3日化验肝、肾功,尿常规、性激素6项,3个月经周期为1疗程。对照组患者:基础体温上升时开始,地屈孕酮片10 mg,每日1次,口服,连用10日,3个月经周期为1疗程。
    1.3评价指标
    将临床症候积分作为评价指标。根据中医症状评分标准,包含经量、经色、月经提前、口干咽燥等维度,每个维度0分~6分,总分8~14分为轻度,15~21分为中度,22~28分为重度例。
    1.4 统计学分析
    sPSS22.0处理数据,过程中计量资料由t检验,若P<0.05,提示数据对比存在统计学意义。
    2结果
    对比两组临床症候积分,观察组积分更低,P<0.05。见表1。

    3讨论
    中医认为月经失调的发病机理主要是气虚和血热。气虚多由脾气虚弱所致。气有摄血功能,气虚不能摄血,冲任二脉失于固摄,经水不及期而致;血得热则妄行,故血热可使经血运行紊乱而妄行,而致月经提前。在本次研究中,对观察组60例月经失调患者采用加味两地汤,经对比,观察组的临床症候积分为( 11.31土3.05)分,显著低于对照组的( 17.25土3.88)分,t=9.323,P=0.001。方中玄参、地骨皮、麦冬均具有养阴清热的功效;白芍能够和血敛阴;生地则能够滋阴、凉血、清热;阿胶能够发挥出滋阴养血的作用。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经净后血海空虚,所以在方中加入山药、枸杞子、何首乌能够达到滋补经血、填补经血的目的望。在经前加入菟丝子、仙灵派、鹿角胶能够达到补肾阳、助阴长的效用,能够温肾不燥、增加经量并延长周期。而在经期加入鸡血藤、川牛膝,能够活血通经、补益肝肾、引血下行。通过以上周期性用药,能够使热得清、肾得补、冲任得固、气血调和,且月经能够如期常量而至。
    综上所述,在月经失调患者的治疗过程中,加味两地汤能够显著改善患者症状,优势明显,值得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雷丹琼.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病辨证论治的疗效探讨[J].时珍国医国药,2013,24(04):895-896.
    [2]范道艳,张晓丹.张晓丹教授运用两地汤治疗月经先期量少的临床经验[J.中医临床研究,2014,28(23):89-90.
    [3]周倩茹.自拟两地汤加减治疗月经先期78例临床观察[J].浙江中医杂志,2013,48(03):189-190.
    [4]童桔英,王红卫.两地汤加减与针灸治疗月经先期虚热证效果比较[J].中国乡村医药,2016,23(15):39-40.